阿团

叫我团子就好了(●・◡・●)ノ

【寡红】时间之上(中)

 

  Black Widow这一生中经历过的危险多到数不清楚,将来也不知道还要面对多少,外星人也好,恐怖分子也好,九头蛇也好,自己人也好,她从来没有退缩过,也不存在怯懦,愚蠢的失败更不允许。可是就在这一瞬间,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,她却突然被打回原形。

  褪去了一身盔甲,她就只是一个名叫Natasha的女人。聪明如她,也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天,她强大的意志力摇摇欲坠,心中第一次感受到名为恐慌的情绪。这些情况在Black Widow身上不会发生,只有Natasha才会有。这听起来或许不怎么好,但是对她而言意义非凡,Wanda唤醒了沉睡在她灵魂深处的极其珍贵的东西,她愿意为了Wanda抛弃Black Widow——如果这能让她的Wanda不再痛苦一次的话。

  “Wanda……My girl……”Natasha的声音疼惜、发着抖,“如果你要忘记,为什么不全部忘记?如果你要忘记这一段痛苦,为什么不统统忘干净?”

  Wanda的脊背渐渐僵硬,记忆的片段不停地在她的脑海里闪现而过,九头蛇的实验,不休不止的痛苦,初见复仇者众人,与奥创的一战,还有——浑身是血的哥哥。她开始颤抖,Natasha把她抱得更紧。所有的记忆被渲染成红色,血的颜色,她的魔法的颜色。疼痛从心脏开始蔓延,然后是躯干,大脑,四肢。她松开抱着Natasha的手,痛得蜷缩起来,手指抓紧了床单,扯住Natasha的衣角,几乎要扯烂撕碎。仍然是彻骨的疼痛,深入四肢百骸,丝毫没有缓解。红色的能量以Wanda为中心发散开来,Natasha仿佛没看见这一切,义无反顾地把Wanda搂进怀里,她在抖,她的下巴抵在Natasha的左肩上,她偶尔抑制不住,漏出一两声低沉的喘息,偶尔疼痛减弱一些,她便艰难地呼吸。

  “Wanda,别怕,我在这儿,别怕……”Natasha一下一下抚摸着小女巫的脊背,“让我和你一起承受,Wanda,you are not alone.”

  Wanda的眼睛闭起,能看到的,能感受到的,都是一片腥红。她紧紧抱住头,一团又一团红色的能量在里面炸裂开,记忆的片段慢慢被撕裂,Wanda尽力要阻止,然而无能为力,她能感觉到这一切,绝望在慢慢渗透,记忆都化为灰烬。她的Pietro,走远了,丢下她一个人挣扎着前行。“Nat,我好痛……Nat……Pietro……No,no,no……No!”绯红光芒大盛,且源源不断地从Wanda身上释放出来,绚丽而且迷离,很快充满整个房间,溢出到房间外,大楼里的警报声迅速响起。同时,红光覆盖的每一个角落,每一个物体,都被混沌魔法所控制,随着Wanda的每一次挣扎,它们仿佛也在挣扎,从桌子上摔落,悬浮到空中,甚至直接裂开碎掉,房间变得乱七八糟。Natasha闷哼一声,微微颤抖一下,呼吸开始紊乱,但仍然保持着动作不变。

  “Nat,离我……远一点,我不想……不想伤害你……”Wanda挣扎着要离开Natasha的怀抱,但是Natasha并不打算松手,只是温柔地笑,祖母绿的眼眸中装进了整个世界的柔情:“我们去找Tony和Bruce想办法,你不会有事,你永远不会伤害我,Wanda,相信我。就算我不能分担你的痛,至少也让我陪你。”

  大楼里的其他人很快就到了,Natasha听见Tony用铁拳头敲门的声音,还有Steve和Clint的声音,在叫她和Wanda,她大声告诉他们不要进来。Steve在问发生了什么,Natasha没有力气再回答,门外安静了一些,她满脑子都是怀里的Wanda痛苦的呻吟声,把她的心也拉扯得痛了。

  过了好一会儿,红光渐渐平息下来,Natasha紧绷的身躯松懈,她喘了几口气,看向Wanda,Wanda的身躯也软下来,但是看起来更苍白脆弱了,双手无力地抓着Natasha的衬衫,眼中泛出泪花:“Nat,我好痛,但我还是没能留住Pietro……他走了,不要我了,我没能留下他……”Natasha温柔地吻去她的泪,一片咸涩,“Nat,我好累,我想……休息一会……就一会,好不好?”Wanda的声音低下去。

  “睡吧,Wanda,不是你的问题,真的不是,你还有我,我永远不会离开你。大家也都会支持你。”Natasha凝视着Wanda,她的小姑娘,她的小女巫,她的Wanda,她的最爱。她看着她的眼中盛满疲惫,眼睛慢慢闭上,“对不起,Natasha。”这声音太低,Natasha几乎以为是自己的错觉。“小傻子,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。”Natasha的眼睛骤然湿润,怀里的Wanda已经听不见这一句了。

  门外的众人听着房间里平静了,小心翼翼推开门,看见的就是用“乱”都不足以形容的房间,床上面无表情眼眶微红的Natasha和昏睡过去的孱弱的Wanda。Natasha抬头看一眼他们,安顿好Wanda,走到门口,示意出去再说,转身轻轻带上门,这才注意到房间外也是一片狼藉。

  “Wanda在失忆。”Natasha率先开口。“你知道你用的是现在进行时吧?”Tony挑眉。Natasha瞥他一眼,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。“我们必须得找出原因。”Natasha继续说。“她已经做过检查了,确实什么问题都没有。”Bruce说。“你总不至于怀疑我们的技术吧,”Tony接一句,“再说现在是什么状况我们都不清楚……”“Tony,Wanda可不是一觉睡醒就忘了你是谁我是谁,她很痛苦,她能感觉到她在失去记忆,刚才你们也看见了,那就是她抵抗和挣扎的结果。”“Nat,你是指,Wanda和让她失去记忆的那股力量抗争?”Clint问。

  Natasha沉默了几秒,情绪复杂地开口:“我感觉是这样。但是我也不知道她失忆的速度有多快,程度有多深,还能不能想起来。Wanda现在的情况……也没有办法给我们更多信息。”“Nat,我们一定会想办法的,谁都不忍心看Wanda这样。”

  Natasha看着大家,呼吸有些急促,仍然是没什么情绪的笑:“Wanda没有了记忆,就什么也没有了,亲情、友情、爱情,最后万劫不复……从来都不是她不配拥有。”“Natasha,”Natasha抬起头来看着Steve,“你要相信你,相信我们,更要相信Wanda。你们值得拥有一切。”Natasha感激地笑笑。Steve又补充:“更何况,Wanda很少让人失望,尤其是让你失望,虽然你嘴上不说,可是我们都知道,她也知道。”

  Natasha深呼吸一下:“谢谢你,Steve,也谢谢大家。我会去调查Wanda参与过的任务,希望能找到原因。”“那么,我们会更仔细地为她做一次检查,你可以放心把她交给我们。”Tony诚恳地说。Bruce也点点头表示赞同:“我们可能还得抓紧点时间。”

  Wanda很快睡在了病房里。Natasha坐在她床前,缓缓抚平她微皱的眉。小女巫一直没有醒,大家都开始担心了,Natasha却很平静:“她太累了。”

  Natasha就在那里,那样坐着,偶尔看几份文件,更多的是看着她的女孩,从上午到深夜。Clint催她去休息,她却说:“我希望她醒过来就能看见我。”Clint就随她去了,只是为她换了一把更舒适的椅子,因为她拒绝了在房间里另搭一张床的建议。快到凌晨的时候,Natasha也累了,用手支着头靠在椅子上,浅浅地合眼。

  她做了一个梦,梦里,她叫Wanda起床,Wanda醒了之后就看着她,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问“你是谁”。最后血红的光芒朝她扑过来,是混沌魔法。

  “Nat?Nat?Natasha……”Natasha惊醒过来,Wanda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,关切地看着她,正撑起身子准备下床。Natasha连忙拦住她,才意识到刚才是Wanda在叫自己。“Nat,你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“你什么时候醒的?”Wanda看一眼床头的钟:“半个小时以前……你在这坐了多久?怎么也不去休息?”Wanda伸手去拉Natasha的手,伸出手的瞬间她注意到自己的手上泛着淡淡的红色,仿佛一层红色的薄雾,在惨白的月光下十分明显。

  Natasha也注意到了,拉过她的另一只手,是同样的情况。“以前发生过吗?”“从来没有。”Wanda艰难地开口,眼里有掩饰不住的惊慌,“而且,我感觉到我的能力变得更强大了,强大得不正常。”Natasha坐到床沿,心疼地把小女巫揽进怀里:“别怕……我的Wanda从来不让我失望,是不是?”Natasha看着从她的怀里抬起头来的小女巫,看着她咬着下唇,憋住眼泪,红了眼眶,用力地点头。

  Natasha笑着吻她的脸颊。小姑娘苍白的脸上有粉色蔓延开来。“现在看着好多了。”Natasha很满意地说。“Nat.”“嗯?”“你不介意和我挤一张床的吧?介意吗?”Natasha哭笑不得地看着Wanda,摸一摸她的头:“你都这么说了,我也不好意思介意。”Wanda开心地窝进Natasha怀里:“那快睡觉吧快睡觉。”Natasha为她仔细地盖好薄被,枕着一只手臂,用另一只手臂搂着Wanda。后半夜她没再做梦,两人都睡得格外安稳。

TBC.

马上要去上学了(இдஇ`)

【寡红】时间之上(上)

 

  夏日的清晨,作息正常的Natasha已经早早醒了过来,忧心忡忡地看着睡得不太安稳的Wanda,伸手替她把薄被掖好,小姑娘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,总是走神,发呆,无缘无故地放空,整晚整晚做噩梦,脸色变得苍白,一天比一天消瘦,检查身体却没有任何异常,小女巫自己也说不出原因。这傻孩子反而惦记着她,安慰她说过几天就会好了。想到这里,Natasha不禁心疼地皱起眉毛,没舍得叫醒床上的小姑娘,甚至没舍得拉开窗帘,只是轻手轻脚走进浴室洗漱。

  Natasha走进餐厅,这时还只有早起的三四个人,她打了个招呼就一言不发地坐下。大概是感觉到气氛不太好,大家说话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。

  “Nat,Wanda怎么样?”Natasha向着声音的方向抬头,看见微微皱眉一脸认真的Steve,扫视过去,大家或多或少有些担忧地注视着她。“还好,不算糟糕。”她扯出一个安慰的笑。

  过了一会儿,餐厅里的人多了起来,正当Natasha准备去叫一下Wanda时,小女巫出现在餐厅门口,朝众人打过招呼后在Natasha身边坐下来。她理了理自家小姑娘的长发:“前几天你都没能好好睡,今天难得多睡了一会,我就没叫你,”又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,“啊,我忘记拿果酱了。”
 
  “我去拿吧。”Wanda微笑着轻轻捏了捏Natasha柔软的掌心,离开座位。当Wanda站在那些瓶瓶罐罐前,脑海里却一片空白,仿佛时间就静止在这里,她不知道该去拿哪一罐。

  愣了一会,只听见身后Natasha温柔低哑的声音:“怎么了?Wanda?”“啊,没事,Nat你喜欢哪一种果酱?”Natasha怔住,心头掠过一丝诧异,缓缓起身走到她身边,一只手牵住小姑娘有些凉的手,另一只手拿起蓝莓果酱。Wanda仔细看着身侧的特工,她的侧脸在晨光中越发美好明亮,碧绿的眼眸里有海浪在涌动。Wanda反握住Natasha的手,她想,这样的人,看一辈子都不够。Natasha感觉到小女巫的目光,转过头对她扬起一个微笑,带她到餐桌边坐好。Wanda低下头专心在吐司上涂果酱时,Natasha沉沉地看着她,若有所思。

  早餐快结束时,Tony随意地说:“明天Thor他们不是要过来吗,他们也好久没过来玩了,我们明天晚上开个party好好热闹一下怎么样?最近挺闲的。”Sam疑惑地问:“什么?明天?不是后天吗?”“哈,怎么可能,明明是明天,”Tony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,一手指着日历,“你看日历上标了嘛。”众人顺着Tony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离得近的Bucky诚恳地说:“日历上标的是昨天。”众人:“……”Tony和Sam面面相觑。晴空万里的窗外突然传来雷声,Bruce笑着总结:“嗯,看来是今天了。”餐厅安静了几秒钟,直到高大俊朗的神已经走进餐厅兴高采烈地打招呼:“朋友们!”……“嗨,Thor我们等你好久了怎么现在才来哈哈哈……”待餐厅里安静下来后,Natasha悄悄侧过身在Wanda耳边说:“下一次咱们去隔壁正联串门,要好好和Diana交流一下,看看那边的男孩子是不是也都是这样的。”Natasha温暖的气息喷在Wanda耳边,Wanda轻轻笑着躲开一点,脸颊变得粉红,又挨近过去靠在Natasha肩上,有些困倦地打个呵欠,半睁着的眼睛变得水润。Natasha搂住自家小姑娘,摸一摸她的脸:“困吗?嗯,脸有点热哦。我等会得去神盾局一趟,你回房间休息怎么样,我不会去很久的。”

  欢迎过Thor等人之后Natasha就离开了,Wanda一个人站在走廊里,手肘支在窗台上双手捧着脸,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。“Wanda,”被叫了名字的小女巫转过身来,是正准备去训练的Clint,“今天怎么样?”“挺好的,我是说,不用训练。”Clint笑一笑:“不过,你今天是怎么了?吃早餐的时候。”“啊?怎么了?”“哈,看来还是迷糊的,你忘了,Nat不吃果酱的,你怎么还问她爱吃哪一种呢?”Wanda脊背有些发凉,眼中惊疑不定:“啊……”又抬起头来有些慌张地看Clint一眼,“是啊,我果然是这几天睡糊涂了,竟然连这都忘了……谢谢你提醒。”Clint拍一拍Wanda的肩,离开了。

  Wanda愣在原地,早餐时脑海里的那片空白渐渐有了形状,她现在是想起来了,可是,她当时怎么会忘记呢?那可是关于Nat的。她总有一种东西放错了地方的感觉“什么东西?记忆吗?”Wanda背后冒出一层细细的冷汗。

  Natasha回来时,Wanda已经穿回棉白的睡裙,很听话地睡在房间里,只是呼吸有些不均匀,房间里明明开着空调,她额上却有薄汗。Natasha什么也不做,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小姑娘,她想,我愿意守护她一辈子,守护她的笑容,守护她的安宁,不管她在别人眼中有多强大或者多可怕,她都是我怀里的小姑娘。

  Wanda侧过身,醒了,眨了眨眼,一动不动地看着床前的Natasha,拍拍自己身边的空处,示意Natasha也躺上来。“Nat,醒过来就看见你的感觉真好。”小女巫望着身边的特工,眼神里融进了蜜糖。“我吵醒你了吗?”Natasha顺着Wanda的头发。“没有,我没有睡很沉。”小女巫挪一下,再挪一下,把自己挪进特工的怀里。

  “哎,等一下,外套有点硬。”Natasha让Wanda先靠着枕头,脱掉外套,露出干净的衬衫,再牢牢地搂住Wanda,轻吻她凉凉的额头,意外发现怀里的小姑娘其实很暖和,而且软软的,浑身冒着甜味,这样被自己抱着显得又柔弱又娇小。Wanda任由Natasha这样抱着自己,伸手环住Natasha平坦纤细的腰肢,一头棕发被顺在耳后,落在Natasha的手臂上。

  “你这样,像小孩。”Natasha的额头抵上Wanda的。“嗯,我就是。”“像小猫。”“嗯,也是。”“是什么呀是,”Natasha笑得无奈,捏一捏Wanda的鼻子,“你瘦了不少。”Natasha摸摸Wanda的脸。原本埋在Natasha脖颈处的小脸抬起来:“你不要担心我嘛,我没有事。”
 
  特工虽然宠溺地笑着,可她觉得实在有必要和小女巫谈一谈。她斟酌了一下词句,再次低头看向小女巫,趁她思索的这一会,怀里的人已经把自己缩成一团,白白嫩嫩软软糯糯的模样,灰绿色的眼睛闭上了,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翅膀般轻颤。

  Natasha觉得自己一下子热起来了:“Wanda?”她把声音放得不能再轻。怀里的人没有反应。“Pietro……”房间里很安静,听得到空调工作的声音,两人的呼吸声。Wanda这一声呢喃也很清晰。Natasha的心颤抖了一下,手臂微微收紧,抿住唇盯着Wanda。Wanda迷迷糊糊睁开眼,很难受一般按了按头部。“做什么梦了吗?梦到Pietro了?”Natasha温柔地问,手掌覆上Wanda的手。可是Wanda摇头:“Nat,Pietro在哪?我找不到他。”

TBC.

第一篇同人文献给寡红
还没写完😂今天头脑一热就发了,大家随便看看就好,看得开心更好

真人cp是不是都这么drama的?😞😷

这……可以,很强大

玉多情&玉无心
这俩的名字好好啊,我可以脑补一出虐恋╯V╰